长篇神魔小说《枭舞神州》第一卷斩鬼师

2019-07-09  阅读 133 次

长篇神魔小说《枭舞神州》第一卷斩鬼师

  长篇神魔小说《枭舞神州》第一卷斩鬼师  第五章王爷出猎  我打了个呵欠,伸了伸懒腰,掀开锦被,从床上坐起来。 一个侍女轻盈地来到我面前,向我施了个万福,然后说:“王爷,你醒了!”  我真的是吃惊不小。

狐疑地看看我睡过的床,看看床上那柔软的锦被,看着身边这个我应该叫大姐姐的姑娘。

她旁边就是一面明晃晃的铜镜,我快步走过去。

  铜镜中,一个十八九岁的男孩子,他身穿一件肥大的长袖睡袍,活像小人书中那些古代人。 他头上挽着高高的发髻,上面似乎插着一根黃色的东西。

  这个人,他是谁?我用左手摸我的鼻子,他也用左手摸他的鼻子。 我用右手拉我的右耳,他也用右手拉他的右耳。

那个快十岁的小男孩上哪儿去了?  我呢?  难道这个人就是我?  我转身回到床边,心烦意乱地坐了下去。

我长成大人了,我的期望怎么这么快就实现了?我该如何面对这一切的突变?谁能告诉我?谁能告诉我??  刚走出去的侍女又轻飘飘的回到我身边,柔声说:“王爷,王妃来了!”  王妃?王妃是谁?不等我问,一个衣着华丽,婀娜多姿,像一朵花一样的女子在好几位侍女的陪同下,真如众星捧月般来到我的身边。   那个叫王妃的女子轻轻挥挥手,说:“你们退下吧!”  也许是她长得太美了,让我不敢直视。 我低头看见了她的那双白嫩细腻的手。

长长的指甲上涂着红油,那红色鲜艳欲滴,让我想到了我曾经看过的天上的云霞。   她一下子扑到我身上,口中喃喃低语:“王爷,王爷!”  我被一团从未闻到过的香气所包裹,是少女的体香,还是鲜花的芬芳?我有点儿陶陶然,像是一个酒醉的人,昏昏然,快支撑不住了。   她疯狂地吻着我。

  我不得不迎接她的狂吻。   “王妃,王妃!”我深情的呼唤着。   她娇嗔的说:“王爷,你又忘记了,叫我雪儿。 ”  “雪儿,雪儿!”  她甜蜜地回应着,并用她那双玉臂紧紧搂住了我的脖颈。 递上来的是一个又一香吻。

她这一吻,我们又亲热地滚在了一起。   我们一同从床上起来,穿上各自的衣服,手拉手来到铜镜前。 镜子里,一对幸福的青年男女。 她那一双含情脉脉的眼睛注视着我,我以喜悦的眼神看着她。

  “王爷,今天我们还要作什么,你忘记了吗?”  “你最好给我一个提示,如果你不说出来的话,或者我真的给忘记了。 ”  “你说过的,今天要去围猎呀!”  “是吗?有谁陪我们去呢?”  “四大随从官和那群威武雄壮的兵丁,还有咱们身边这群如花似玉的侍女们啊!”  “那太好了!”  雪儿兴高采烈的对门外喊道:“如月,传王爷的口谕,准备出猎!”  当我和雪儿重新梳洗打扮走出门外时,行猎的队伍已经齐刷刷地排列在门外的小广场上。 一边是以四大随从官为首的三百之众的兵丁队伍,一杆杆旗帜迎风飘扬。

一边是花枝招展的三十人的侍女群,在一面面彩旗下她们显得更加妩媚动人。

他们一个个都骑在威武的马匹上。   如月和另外一个侍女分别牵着两匹高头大马,等我和雪儿一走到她们身边,如月先把一柄宝剑挎在我的背上,又把一张弓箭递到我的手中。 然后把马缰绳递给我,并扶我上马。   那边,雪儿也被侍女们伺候着上了马。   我一抖丝缰,一声“走!”围猎的队伍在四大随从的带领下,向着皇家围猎场奔驰而去。   烟尘滚滚中,皇家围猎场到了。   四大随从和兵丁们给我让开道,等我骑马冲到前边时,他们在左右呼喊着,声震林岳。

山林、荒草、野花、幽静的山谷,这确实是一个围猎的好地方。

  我已经有点儿气馁了,还没有发现猎物的出现。

好在是有雪儿和我并肩辔行,她不时地给我鼓励的眼神,还不时地给我着飞吻。

我这才有了继续下去的信心。

  “王爷,你看!”  雪儿激动地指向前边。

  一头猪獾正惊惶失措地往林子深处逃窜。

  发现了猎物,我气定神闲,不慌不忙地拉开弓箭,向着那头猪獾射去。 不偏不倚,正射在它的耳根上。 它翻倒在地,打了滚儿,就不动了。

我们骑马冲过去时,它仍在口吐白沬。

  兵丁们冲上去,麻利地用绳索捆上猪獾,一个个作着胜利的手势,大声喊着:“耶!”  所有的懊恼全部烟消云散,我真的有点忘乎所以了。 雪儿正在对我鼓掌。

我一伸手说:“雪儿,来!”  她立即明白了我的意思,跳下她骑那匹的马,到我身边,举起双手,我拉住她的手,她一下子就跨上我的骏马,坐在我的前边。

  趁着高兴劲儿,雪儿一边向我指点,一边帮我搭弓,在林子深处,我又射杀了两只兔子,三只山鸡,最大的一个是白唇梅花鹿。   我累了,吩咐大家原地休息。   我们纷纷跳下马来,众人三三两两地分坐在草场上。

  坐了一会儿,雪儿说:“王爷,我们到那边走走吧!”  随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,隐约的山石那边,一条小溪潺潺而流。

溪水边山花烂漫,不但成群的蝴蝶翩翩起舞,而且鸟叫声更是悦耳动听。

这里那还是人间凡尘哪?简直就是仙苑画廊。

如果不过去玩玩、看看,真是要后悔一辈子的。   我和雪儿不约而同地站起来,两双手紧紧的挽在一起。

我们刚要走,几个侍女们围上来。

要陪我们一起去。   雪儿对她们说:“你们在这儿尽情地玩吧,我和王爷到那边随便去看看,一会儿就回来。

”  如月偷偷的给我作了一个怪脸。   侍女们唯唯诺诺地散开了。

  身入花丛的感觉就是不一样,芳香扑鼻,沁人心脾,蝴蝶不但绕着野花飞舞,也绕着人转来转去。 叮咚的溪水好似仙乐神曲,伴着婉转的鸟鸣,真应了“此曲只应天上有,人间那得几回闻”。   我向随从和侍女们休息的方向看去,一块又一块奇形怪状的山石挡住了我的视线。

却能听到他们的欢声笑语。

这时,雪儿一下子扑进我怀中,呢喃的说:“王爷,我要,我要!”  这…… 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!  她在一直挑逗着我,让我难以自持。 在心旌摇荡中,我们俩徐徐歪倒在花丛中。

她教我用不同的方式和体位和她交欢,这就是人们所说的龙飞凤舞、颠鸾倒凤吧?  这是我们的世界,我们在作着我们喜欢的事情。

  激情过后,她帮我整理好衣服,我帮她系上裙带,我们相拥着往回走。   “救命啊,救命啊!”  这声音听起来不像是遇到了什么危险,好像是一种心甘情愿。

我和雪儿互相对视一下,快走了两步。

刚拐过两块大山石,便看见一个侍女光着身子,手扶石块,躬下身,把臀部翘得高高的。 一个随从官双手扶住那侍女的大腿,正在作着努力。

每努力一次,那侍女就会喊一声:“救命啊!”她仿佛是在给那随从官传送力量,而不是真正要让他停止。   太胆大妄为了,他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玩弄我的侍女?我有必要上前去制止他们这种无耻的行为。

如果他试图反抗的话,我会毫不吝惜地杀了他。   雪儿伸手拉住了我,在她的示意下,我们往山石边躲了躲。 而“救命啊!”的声音还在继续。   “他是谁?”我厉声问。

  雪儿轻柔的说:“第二随从官欧阳飞龙。

”  “那一个呢?”  “听声音肯定是凌香。

”  此情此景让我这个王爷情何以堪?我有点生气地看着雪儿,希望她能给出合理的解释。

  “王爷,事情已经被他们作出来了,还怎样去纠正?与其得罪一个保护你的贴身侍卫,还不如作个顺水人情,让他对你感恩,岂不是更好?再说,你还在乎一个侍女吗?”  雪儿说得貌似很有道理。

是啊,我一个堂堂王爷,还在乎那一个小小的妹纸吗?  不过,这个事情不能就此不管。

  和雪儿返回到山石另一边,我们绕了过去,没有惊散那一对正沉浸在浓情中的鸳鸯。   一到众人休息的草场上,我就下令返回王爷府。

精彩文章推荐:
11.7今日沥青期货价格最新行情走势 沥青主力合约价格反弹基差修复
简单的页面缓冲技术(一)-经典文章-PHP教程-幽默笑话
慕少的秘宠甜妻小说阅读
南京乌龙潭成为全来往最应允放生池 —— 一湾碧水,依托颜真卿的“江苏情结”
独自莫凭栏,无限江山,别时容易见时难,上一句下一句
冷空气带来4级北风 今明最低气温仅10℃
以最美的目空一世为话题周记作文
无性婚姻会员绿色的海的交友信息
藏象辨证体系提供新认知
工银瑞信创业板交易型开放式指数证券投资基金更新的招募说明书(2018年2号)
中医推荐适合气虚体质的12种补气食物
吉林大学举行2018年十佳大学生、十佳班级、自强自立大学生表彰大会
重庆大学成人高考土木工程专升本专业16
2019年甘肃重逢书函人职称指点顺俗开顽慎重都
新疆前海联合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关于新增代理销售机构的公告